陳歌。

自暴自弃。

路明非2017生贺联文(悄咪咪说有自行车

     路明非生贺联文 【cp为楚路】
    
  ①首先祝明非26岁生日快乐,被吞真不爽
  ②无业游民楚x出租车司机路 
  ③有两辆自行车
  ④参与人员  @前置屿  @满满都是药——古格  @青佛  @烨宸_我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啥要填  @七七——一条不穿胖次的鱼
  ⑤正文,食用愉快。感谢大家的努力
  
  第一棒:青佛
    “寂寞呀,沙滩上的寂寞呀。”路明非从一家酒吧出来。他接送的这个老板还不错,请他去酒吧喝了一顿。可是他一个出租车司机喝了酒就不能开车了。
  
    路明非当初在学校里的成绩就不太好,出来之后也就当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虽然人生很寂寞,但他毕竟不是爱罗先珂,爱罗先珂的诗句也就是乱吟一气而已,就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小文青。索性喝的不多,可路明非着实有些醉了。可能是因为前两天他暗恋的学姐结婚了吧,虽不是借酒消愁,但却有一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思。
  
    路明非上了自己的出租车,打算坐一会,眯眯眼,没想到一个穿着有些破烂的男的上了车。
  
    路明非睁眼看了他一眼,嘟囔着:“喂!你谁啊?有钱付账没有!?给我下去!”
  
  按说平时的路明非是绵羊一个,今天着实是心情不好,因此对人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楚子航没有理会他,径自关上了车门,安安稳稳的坐在了车上。
  
    “喂!你!?”
  
    “到xxxx”楚子航抬了抬眼睛,沉声说。
  
    你别说,虽然这家伙穿的听破烂,声音还蛮好听。
  
  第二棒:烨宸
  路明非着实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一个司机喝了酒,先不说会不会出车祸,要是遇上交警就够他喝一壶的了。估计到时候连他自己的小破饭碗都保不住。况且这个男人一看就是没什么钱的样子,别怕是要拐他走弄死他劫车。路明非想到这里被自己的想法吓得酒醒了大半,砸了一声掐掐眉心。
  
  ——没办法,人都上来了也不能不拉。况且路明非也是个男人,要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
  
  路明非安慰了下自己舒出一口气,男人说的地方倒也不是很偏很远,这趟就算是他免费带他一程好了。
  
  第三棒:陳歌
  “喂,我先说好啊,我可是喝了酒的。要是出了事我概不负责啊。”路明非摸着自己的良心,冲后面的男人喊了一声。
  
  “没关系。”楚子航依然是低着头,沉声回答道。
  
  路明非甩了甩脑袋,企图把醉意甩出脑袋。在发觉无果后,毅然决然地踩下了油门。车子“呜”的一声开了出去。
  
  路明非开着车,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看看车后座上的楚子航,一旦视线对上,又会刷的一下把头偏回去。反复了几下,连路明非都觉得无聊了。于是他趁着等红灯的机会,回过头去光明正大的打量了楚子航一番,然后问他:“唉,你去那里干嘛啊。”
  
  “不知道,”楚子航也抬起头来看了看他,说:“但我觉得去那里可能会好一些。”
  
  “哈?不是大哥……哎呦我去绿灯了!”路明非一惊,连忙打开转向灯踩下油门一个甩尾继续慢慢悠悠的向前开去。还不忘把刚刚的话继续说完:“大哥您这是靠直觉啊。嗯…怎么说?挺有个性的还。”路明非一边说着一边又仔细打量了楚子航一番。
  
  卧槽,这人不仅说话声音好听,长得也还真他妈好看。
  
  第四棒:古格【自行车】
  路明非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有点冷,他把左手留在方向盘上,右手放在嘴唇边哈气,又把手缩回了袖管里,整个人缩成一团,从后面看上去像是趴在方向盘上。
  
  “我说,我有点忘了那个地方往哪走了?这,这可咋办啊?”路明非突然刹车,转过头来对着楚子航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楚子航没说话,打开了身侧的车门。
“哎,哎,大兄弟,我错了还不行么?大半夜荒郊野岭的,快上车。”路明非看着楚子航从车后座离开,绕了一圈后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来。
  
  “你接着开,我指路。”
  
  路明非晃过神来,对着楚子航笑了一下“看你把我吓得。”脚踩离合器,还有油门,方向盘打了个转又重新上路。
  
  车灯照着公路,路明非只觉得一股酒意往脑门子上窜,他眯着眼睛盯着前方的路,乏味后又漫不经心起来。
  
  “左拐。”楚子航的提醒来得太突然,路明非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啊,啊?啥?”
  
  楚子航的手直接握住了路明非的手,带着方向盘转动,楚子航掌心的热度透过皮肤源源不断地传递到路明非的手背,他的脸有点发烧,不过还好天黑,一切看起来都有点模糊。
  
  黑暗笼罩着车灯,向着没有尽头的路探索,路明非的心莫名地紧张起来。
  
  “你在害怕?”就在路明非的神经绷得正紧的时候,楚子航突然出声吓了他一跳,方向盘打滑,车轮差点偏出道路。“卧槽,你吓死我了,我去。”
  
  “你在害怕?”
  
  路明非莫名其妙,“这么黑个天,又只有我们俩,万一你动了啥不好的心思,我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人,怎么干的过你。”

  “也对。”楚子航嘀咕一声,路明非听不清,感觉上这个人好像是在笑。但是他的帽沿压得很低,躲在阴影里面路明非看不见。酒意微醺,涨得路明非头有两个大,他把车停在了路边,打算缓一缓,一双微凉的手抚上他的脑门慢慢地画圆,路明非半梦半醒间躺在了驾驶座上,副驾驶上的楚子航的脸已经看得不怎么真切。
  
  【走外链啊:https://m.weibo.cn/5456360163/4130462877666019】

  他在阳台上点燃了一只烟,夹在手指尖却没让嘴里送,拇指食指搓着被纸包裹的海绵和烟叶颗粒,任由烟自己烧到尽头。
  
  楚子航是今天早班的飞机,因为刚从考古地点出来且走的匆急,没来及换衣服,航班换了几趟,时间卡的很紧,等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但在这种时候还能遇到路明非,只能说是缘分,或说是天意。
  
  看路明非喝了酒迷迷瞪瞪又刻意扮凶的小模样,像只呲着牙扮威猛的小老虎,看起来只能是软软糯糯的大型奶猫。
  
  楚子航想做那种事只能说是一时歹念,可一想起来就像干草跳进火原,炽热的一发不可收拾。
  
  而路明非哼哼唧唧的喘息,被刺激的发红的眼角,挂在睫毛上要落未落的泪珠,更是在帮火原开疆辟土。
  
  更何况,本就对人不轨。
  
  烟烧到指肚,火星跳到皮肤上,楚子航蜷缩着手指,把烟扔到客厅茶几的玻璃缸里,然后半靠在沙发背上。
  
  路明非就坐在他不远的单人沙发上手足无措,换上了楚子航的衣服,他俩身量差不多,穿起来很合身。
  
  “我叫楚子航。”
  
  “啊?哦,我叫路明非…”
  
  等等!楚子航?老爸老妈不是曾在电话里说有个徒弟叫楚子航。
  
  所以说,这是熟人作案喽?
  
  这显然不是正常人的关注点。
  
  “我知道。”
  
  很早就知道了,在人耳朵边念一个人几年,换谁都会记住的。
  
  “关于你老师说了很多,总和我们念叨他你。”
  
  “他们……说什么了?”路明非此刻声线发抖,他很想知道代名词是“父母”他们到底对别人说过什么关于自己的事。
  
  “他们说你小时候软软的很可爱,会在下雨天偷偷跑到他们的卧室钻在被子里等他们回家,你喜欢芒果味的果酱和罐头…” 

  路明非觉得眼睛酸酸的。
  
  原来,有这么多人,在关心自己啊。
  
  路明非只觉得鼻头酸涩,眼睛上仿佛蒙着一层湿漉漉的窗纸。他微弱的抽泣声还是被楚子航给捕捉到了,那只纤长的手慢慢地抚上了他的脸颊,眷恋一般地把指肚在路明非的脸庞上来回摩挲,最后指尖轻易挑起了他睫毛上点点的水雾。
  
  路明非闭上眼睛,感受着楚子航落在他脸上的那些细细密密的湿吻 ,如同羽毛拂过一般,有些痒痒的,但也有一种不言而喻的舒心。
  
  “父母”永远是路明非的一个解不开的心结,他们把路明非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孤独而又寂寞,冰冷而又落寞,他不止一次在梦中窥见父母幸福地与一个和路明非无关的孩子组建了家庭,尽管每年都会有属于他的那份生日礼物却从来没有地址。
  
  楚子航的手攀上了路明非的手臂,顺着纤细的胳膊一路向下,握住了那只手,他是如此地迷恋着路明非,以至于在极其黑暗的时刻也能依靠对路明非的渴望挺过一切。他听着路明非的父母,也就是他的老师们讨论着路明非,如此可爱的人,他小小的眼睛里全是期待的幻想。现在,他拥有他了。

  两个人相拥在老旧的沙发上,空气里散发着木质家具潮湿的霉味,充斥着整个府邸,但两人没有介意,热情点燃了他们情【】欲的火种,那就在这个世界里温暖彼此吧。

  
  最后,祝明非26岁生日快乐!
  
  大家有什么相对他们说的吗?
  
  青佛:赶快把楚子航拐上床
  
  烨宸:希望他能幸福的过一辈子
  
  陳歌:请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你不是一无是处!
  
  古格:明非啊,你可长点心吧。赶紧在龙5把楚子航办了,给咱们楚路党发发粮
  
  挚七:因为你是最好的你,所以我坚信。路明非,你和楚子航都要好好的
  
  前置屿:祝你和楚子航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突然跟风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JPG】

评论(3)

热度(59)

  1. 昼前陳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今天别懒惰呀!
    https://m.weibo.cn/5456360163/4130462877666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