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致 黑皇尼德霍格

致 黑皇尼德霍格
     路明非跪在地上,看着遍地的尸体,有暂时死去的龙族的,也有被掏去心脏,被撕破身体的同伴的。看着明明已经狼狈不堪,去努力挡在站不起来的自己的身前的大家,哭着喊到:“小魔鬼!我愿意向你支出最后四分之一的灵魂!请你一定要救救大家!救救卡塞尔!”不一会儿,路明非的耳边就响起了小魔鬼的声音:“放心吧,哥哥。既然是客户的要求,我一定会尽力完成的,哥哥,你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伤的呦。对吧。毕竟,我们的火,还要把世界都点燃啊!”路鸣泽喊到,他的黄金瞳,就像堕落的太阳一样闪耀,注视着这将要毁灭毁灭的世界“。。。。”路鸣泽看着把头深深埋在手臂里的路明非,笑着说道:“哥哥,不要伤心嘛,我会救他们的啦。不过,在完成任务之后,记得要给我5星好评呦亲。”路鸣泽用他纯正的的淘宝腔像缓解气氛似的说道。不过他又脸色一暗,缓缓的低下了头低下了头,微微眯起眼睛,轻轻环住了路明非的脖子,把嘴放在路明非的耳边,轻声问到“不过啊,哥哥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救他们吗?去救那些可恨的人类。”
  
  “因为我太弱了啊!他们都说因为弱者需要保护,所以才会挡在我的身前啊!明明他们可以对我这个小衰仔在置之不理的啊!但都是因为我是他们一个需要保护的朋友,他们才会心甘情愿的为了保护我而受伤的啊,所以啊,我想要变强!我也想去保护他们啊!我也想去保护师兄,师姐,老大,芬狗,校长还有大家呀,所以。。。”路明非抬起了头,郑重的说:“我愿意付出我最后四分之一的灵魂,去保护他们啊!像你这种人是不会懂啊!”路明非紧紧地攥紧了双拳,不停的哭着,眼泪滴落在他的裤子上。吸收了过多水分的裤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腿上,先出了他偏瘦的身材。“不,哥哥,这种痛,我是懂得的啊,那中,想要帮助曾经为了自己的付出的人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那种想要帮助曾经为了自己的付出的人,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所以我才会帮助你呀,我亲爱的哥哥。你可不要忘记啦,哥哥。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啊?”路明非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抬起了头,还含着眼泪的黑色眼睛奇怪的看着微笑着的路鸣泽。路鸣泽低下了头,轻轻亲了亲路明非的额头,缓缓地说道:“我看到了啊,他们可是一直都在帮助你的啊,哥哥,我一直都看在眼里啊,哥哥。不活,如果你变成龙的话,你就只能和纯血种交♂配的哦~”“不不不,真的,你是怎么在对话框里加上尾音的,再说为什么我要去和龙交♂配呀,校长不是说龙和人也能生出混血种的吗。不对,为什么我要去交!配呀!小魔鬼你到底是被谁给带坏了?!”路明非破涕为笑,又一次开始了新一天的吐槽【啥】
  
  “嗯,嗯。”路鸣泽把头抬了起来,笑着说:“果然,哥哥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了。”“哥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他们的。”“谢谢你,小魔鬼。”如果路明非起身抱住了小魔鬼,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说:“现在,请你拿走,我最后1/4的灵魂吧。”
  
  路鸣泽把头抵在路明非的额头上:“恭喜你呀,哥哥。你成功的完成了最后的交易,那么接下来请接收我的客户回赠吧。”
  
  “哥哥,你的愿望是什么呢?”“那小毛鬼你说,为什么龙族和人类之间不能友好的相处呢?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发起战争呢?龙又做错了什么呢?难道大家不都一样向往着和平吗?为什么总是要发起战争呢?为什么呢?”路明非笑了“。。。。。。”“小魔鬼?”“是啊,也许龙族可以和人类和平相处呢,哥哥,那么就请你去试一试吧,我会给你保护大家的力量的。这次的作弊码是…”路鸣泽伸手抱住了路明非,把他瘦弱的身体拥入了怀中,说道:“Please give me the strength to save others.这是这次的作弊码呦,哥哥。”【请给我去救赎别人的力量吧】

  路明非抬起了头,露出了变得像太阳一样闪耀的黄金瞳,望了望如今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的校园:天空中的残阳如血,告诉告诉着人们现在已经快要接近深夜,但遍地的火光,却让人感觉这一切都不真实。深褐色的天空中也弥漫着阵阵血雾。路明非看着这血雾弥漫在这片火海的上空,久久不愿离去,嘴角还有数不尽的苦涩。“究竟为什么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大家而不是我呢?”眼前究竟是天边最后的一缕斜晖还是火光的肆虐,他已经无法分清。焦味伴随着血腥味越走越远,只剩下了被火光掩埋过的枯树的枝桠,黑的,红的让这个黑夜为之颤抖。
  
  “完了,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这是还活着的人们再看到即将到达他们面前的龙炎时唯一的想法,“哎,真没想到啊。自己活了这么多年,杀了这么多人,最终还是要死在自己的宿敌——龙族的面前吗?真是可怜了这些学生们了啊,明明年纪还小,却要死在龙族的面前了,路明非那孩子,还再次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吧,哎。”如今,曾经老当益壮的昂烈校长正无力的靠在自己的刀上努力的支撑着自己,毕竟,这次的龙族太多了,哪怕自己曾杀敌无数,可看着学生们一个一个的死去,再加上大病初愈,本来就没有多少体力了,龙族这时入侵,身体过大的负担,已经让他快撑不住了。“哎,我,就要死了吗?”面对即将到来的龙炎,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一秒,两秒,三秒,死亡并没有到来。
  
  出于惊讶和好奇,所有人都睁开了双眼,慢慢看清了那个挡在他们身前的人:“路明非!你……”当所有人在疑惑他怎样才能挡住所有龙炎的时候的时候,路明非笑着把头转了过来,只不过,他的眼睛不再是像宝石一样的紫色了,而变成了向太阳一样的黄金瞳,颜色比楚子航的还亮100倍,不,还亮10000倍!【这是几个零来着?】
  
  “凡是伤害了他们的人,都得死!”在路明非霸气外漏的说完这句话后,只见路明非的背上慢慢长出了一双巨大的黑色龙翼,龙翼上的黑色鳞片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了漂亮的黑色光芒。不过,众人似乎没有为这美丽所着迷。因为,这可是龙翼啊!能长出它的,只有龙啊!而龙,是他们千年以来的对手啊!而路明非,为什么会是龙呢?!疑惑,不安,恐惧,惊讶。种种情绪混杂在人们的心中。
  
  “路明非?路明非!”楚子航慢慢抬起头来,不停的叫着路明非的名字,希望他能答应一下。“啊,师兄,我在的啦,不用叫了。对了,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一只叫路明非的龙的话,你们还会信任我吗?就像信任那个以前的我,那个小衰仔一样吗?”路明非笑了,露出了像以前一样的天真笑容,只不过啊,已经变成了黑龙的他好像也不是他了呢。他啊,现在是一条叫尼德霍格的黑龙了,不再是那个拥有浓厚血之哀的小衰仔路明非了。
  
  “路明非…你,是黑皇吗?”昂烈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路明非,好像在看一个怪物。不过,让他难受的是,这个怪物,却是他的心【不要污,要优雅】爱的学生。
  
  “校长,对不起。”路明非慢慢的低下了头,因为他知道,他已经不能回到学院里了。“哥哥,你为什么要道歉呢?明明,错的并不是你啊!”小魔鬼缓缓从路明非身后走出,闪耀的黄金瞳让人不敢直视他,骄傲的像个统治了世界的君王。
 
   “是你,老朋友。”在看见了路明非身后的路鸣泽后,昂烈皱起了眉头:“你对我的学生做了什么!”昂烈严厉的语气并没有对路鸣泽造成威胁,反而让他感受到了游戏的乐趣:“我只是完成了他的愿望罢了。放心,我是不会害他的。毕竟,他可是我亲爱的哥哥啊。”“唉?小魔鬼你认识校长吗?”路·不明真相·一脸懵逼·明非奇怪的问道。什么也不知道的他总感觉小魔鬼一直都在骗他。
  
  “抱歉,哥哥。这个我不能说,我们做过约定的。不过,时间快到了哦,哥哥。还有30分钟,你就要走了。”
  
  “哦哦哦,知道了。”路明非像如梦初醒般的点了点头。“废柴…不不不,师弟,你干嘛要走了?”芬格尔刚想说“废柴师弟”,又发现现在的路明非已经不是个废柴了,急忙换了个称呼,问道。“额,没事。”路明非急忙略过了这个话题:“唔,校长,我有一些礼物要送给大家,感谢你们的不杀之恩。”诺诺一行人用复杂的眼神望着眼前的黑龙,这还是他们的小衰仔,只是,已经变成一只黑色的龙皇了。一只对他们心怀感激的龙皇,龙族,真的都是无恶不作的吗?
  
  “嗯,首先是师兄。”路明非自顾自的走到了楚子航的面前,开启了言灵·戒律。然后在小魔鬼的帮助下化为了人型————变成了那个棕发紫眸的小衰仔——路明非。
  
  “嗯,师兄你血统不纯,所以爆血的时候,总是会有副作用吧,那我就帮你换换血好了,感谢你这么多年以来的照顾。”路明非一边说着一边贴上了楚子航的额头,念着咒语将楚子航体内不纯的龙血提升为了纯血。让他成为了一个拥有龙族纯血体质的人类。
  
  “唔,校长的话。。。。”路明非抱了一下无法动弹的楚子航,然后又到了昂烈的身边,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说道:“我就送给学院几瓶龙血吧!”说完,路明非手起刀落,一瓶龙血便装满了瓶子。昂烈神色复杂的看着路明非,想到:难道他们一直以来对龙族的看法这么都是错的吗?【别问我瓶子从哪来的】
  
  “哦,对了。校长,我们你个问题。”路明非一边说着,一边解除了戒律,问道:“为什么你们要和龙族打仗来着?”
  
  。。。。。。。。。。。。。。
  
  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是啊,难道不就是因为龙族曾经占领过,伤害过人类吗?但是我们也报仇了啊,有的龙不是也帮助了人类吗?但我们却杀害了那些帮助过我们的龙族们。只要有一次战争,就不会停止了吗?
  
  “哥哥,人与龙之间是不会结束战争的。因为他们从一开始接受龙的帮助时,就没有感谢过我们啊,人类,都是贪婪该死的啊!”路明泽咬牙切齿的说道,黄金瞳也因为生气变得越发明亮。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思考着。“为什么龙族不能和人类,和平相处呢?”
  
  正在所有人都在思考着的时候,路鸣泽冷着脸说道:“哥哥,时间到了。”
  
  “啊。。。知道了。”路明非转头望向了小魔鬼。“路明非?什么时间?回答我!”
  
  “校长。。。”路明非慢慢的低下了头:“其实,一直啊,我都是在用我四分之一的生命来救大家的,每用一次,我的实力也会增加一些。”说完后,路明非的头更低了,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有着对责骂的深深的恐惧。
  
  “呐,校长,杀了我吧。”突然,路明非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抬起了头。“杀了我的话,你们和龙族之间的战斗也不会在继续了吧。”在昂烈震惊的目光下,路明非缓缓的说出了这段话。
  
  “路明非,我们是不会杀了你的。但请你远离我们一段时间,我们会尝试包容龙族的,你们说呢?”昂烈回头看了看卡塞尔的众人,他们点了点头,整齐的像极了训练有素的军人。
  
  “校长,大家,谢谢你们。”说完,路明非笑了,不知是因为他正背对着刚刚升起的太阳,总感觉,他的笑容,向太阳一样温暖,给人带来了无限的希望,与温暖。昂烈总觉得,自己,这次真的做对了选择。
  
  “嗯,谢谢大家!”“哥哥。。。”路鸣泽脸色发黑的对路明非说:“你真的打算这样吗?”“小魔鬼,请去尝试接受大家吧,他们都是很可靠的啦。”在天空被映的火红的日出是,路明非笑着抱住了路鸣泽,大声的说到。这时,太阳,也正好升上了天空。路明非身后的大家也齐声喊到:“请相信我们吧!”
  
  “好吧,既然是哥哥的话,我想,我愿意接受的哦。”路鸣泽一顿,继续说道“不过,哥哥,你真的要消失了。”“嗯,我知道了。”路明非慢慢走到世界树旁,扶着世界树的下面的树干,回头又冲大家笑了笑,说了一句:“因为啊,有些事,只有用我的命才能做得到啊。毕竟,只有我能拿命来拼啊。”说完,路明非却笑着哭了:“真的,真的很不想离开大家啊。”随后,路明非就像光粒一样的慢慢消失了,和那颗象征着他生命的世界树一起。
路鸣泽,低下了头,说道:“哥哥,快点回来呦,大家都在等你呢。”  
  
  “这是怎么回事?!”路鸣泽缓缓转过头,笑着哭了,他说:“哥哥,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你们啊,也救了这个世界啊。”
  
  千疮百孔的校园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花草也慢慢开始恢复了生机,曾经死去的人们,也因一句“不要死”而复活。绘梨衣,源稚生……一个个都出现在了这里,谁也不知道,他们,曾经死去。
  
  “既然事情结束了,那我们也走了呦。”路鸣泽摆了摆手带着其他龙走了,“等等!”昂烈突然大喊一声:“咳咳咳,那路明非呢?!”“哥哥啊,他会回来的,一定。”明明只是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笑了,会回来就好,他们,还有好多事没跟他说呢。。。随后,路鸣泽就逐渐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回到了他们的家——那个地下城市。
  
  是啊,那个小衰仔,一定会回来的啊,他们都一直在相信着
  
  那个夜晚,凄厉的月光像是狼嚎一样,陨落在丛林深处,奔涌的黑色云层吞噬了血红色的天幕。呼啸的火焰燃烧着鬼魂般的影子,而那远方则幽幽传来凄惨的哭笑声。天上降下了数不清的针点一样的雨滴,刺到的伤可见骨。而那渐渐近了的回响驱散了笼罩着的迷雾,那些人们的支离破碎的残骸堆积成山,曾今珍贵的龙血如今洒满了校园的土地。变成黑王的自己,捂着脸坐在地上哭泣。曾经死去的人们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的一切。那时的绝望在不停的在梦魇里重演“呼,呼,呼”路明非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路明非?您怎么了?没事吧?”诺顿,不,现在应该是老唐了。偶然看见刚刚睡醒的路明非面色惨白,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了过来。“不,我没事,走吧,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嘞。”路明非笑了笑,大大咧咧的说。看到自家陛下的笑容还是像以前一样如太阳般温暖,诺顿顿时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回答道:“嗯,走吧。工作弄完了以后咱俩就打打星际吧。”“好啊好啊,走吧!”说罢,路明非就和老唐走出了他的房间,来到了大厅里。“陛下,早上好。”看到自家的陛下醒了,正在大厅里活动的龙们急忙和路明非打了个招呼,毕竟有如此和善的龙皇可不多见啊,不是吗?“呦呦,路师兄,来啦。开始工作吧,我会给予你精神上的鼓励的。”夏弥笑着搭上了路明非的肩膀,和他开了个玩笑。“哥哥来啦,开始工作吧,如果有不会的我可以帮你做哟。”路鸣泽也笑着从一旁走了出来,愉快的笑着。“不不不,如果你要帮我的话,还是全帮我做了吧。我亲爱的弟弟”路明非摆了摆手,缓缓走向了大厅深处,身后跟着看着自家哥哥犯着花痴的白皇洛基和打打闹闹的8只龙王。
  
  看着这一切的路明非笑了笑,轻声说道:“当时的那个梦可真恐怖啊,让我想起了当时那个战场还有遍体鳞伤的大家呢。那时的我还是个废柴呢,不过现在啊,我可是和我的朋友们过的十分开心呢。对了,有空回去看看卡塞尔的大家好了。”“喂喂,哥哥走啦,你在发什么呆呢?你在开完今天的会议以后才可以去玩儿哦~”路鸣泽走过来扑到了路明非的背上,笑着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嗯,我知道了,我只是有点儿想大家罢了,有时间我们一起回去看看他们吧。”路明非笑了笑,回头把小魔鬼从他的背上弄了下来,转身走到了天台上,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群龙们,笑着说:“今天的龙族会议,正式开始!”
  
  今天的会就开的快一点儿吧,我还要去看看大家呢,对了,还要和老唐玩儿会游戏。想着想着路明非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毕竟一想到大家,他的笑容就会变的像阳光一样温暖呢。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曾经冷酷的龙族们的心,毕竟啊,也是因为他的笑容,那天路鸣泽才会帮助他的呢。
  
  啊,果然那天真正令我们无法忘记的,其实是你的笑容啊…路明非。

      致 黑皇尼德霍格 The end
      MD♂ZZ终于写完了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