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村雨与黑皇】◆10

    【村雨与黑皇】◆10乱立flag是不好的
  
   “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只是去拿到龙待的血?”路明非大吃了一鲸“嗯,就是这样。”芬格尔点了点头
  ————————————————
                前情提要
  “地点在哪?”似乎是看不惯自己喜欢的人与别人太过亲密,楚子航皱了皱眉,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哦哦哦,地点,在北京的漫展那。”芬格尔打开手机,看了看诺玛给他的资料。“漫展?!”一听到漫展两个字,路明非就瞬间兴奋了起来:“好久没去漫展了,不如我们顺便去逛逛吧!说不定还有不少美女coser呢!”“好啊好啊,说不定还能看见漂亮的妹子呢。”芬格尔激动的两手握拳,双眼发光。看着两只闪着星星眼卖萌的“不明物体”,楚子航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耶!师兄/楚大大最棒了!”楚子航表示欲哭无泪。
  
  经过漫长的等待,路明非他们终于进入了漫展中。“你们说,我们该不会刚进去就到尼伯龙根了吧。”路明非拽着楚子航的衣领,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刚刚立了个flag。然后,他们就被不知哪来的一群二次元狂热者挤进了厕所里,然后,他们就进去了一个疑似尼伯龙根的空间里,不过却不是厕所,而是一个废弃的仓库。路明非表示:“喵喵喵?!”
  
  “路明非,看样我们不能逛漫展了。”楚子航把美瞳摘了下来,从随身携带的网球包里拿出了他的配到——村雨。
  
  “哎,真可惜啊。”芬格尔叹了一口气,说道:“总之,我们就往里面走走吧,这flag立的真TM即时。”说话时还不忘看一眼立了这个flag的路明非。被芬格尔瞪着的路明非耸了耸肩,无辜的说:“怪我喽?难道我不想去漫展吗?”
  
  楚子航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握紧了手中的村雨,十分警惕的说:“有东西来了。”
  
  路明非也正紧了起来,急忙问道:“啊啊啊?师兄,来了有多少啊?”“废柴师弟你不用担心,你的楚子航师兄一定会保护我们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芬格尔还是拿出了装备部给他的武器,随时准备着战斗,毕竟,他曾经也是一个威风堂堂的A级呢。“切,败狗师兄你就别假正经了。”路明非冲浑身散发着“王八”之气的芬狗吐了句槽,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为什么就我没有武器?!难道装备部也搞血统歧视来欺负我?!”“啊,抱歉,你的装备我给拿走了。”芬格尔一看滑稽的把装备还给了路明非。
  
  “你说,龙待会不会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啊,等我穿好装备后就来了。”“我艹艹艹艹艹艹大兄弟,你可别乱再立flag了啊!”芬格尔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隔开了他和路明非的距离。
  
  “哎,芬狗你怎么你能这样?!”路明非刚刚收拾好了他的装备,就一脸生无可恋的说道。
  
  “小心!”楚子航突然推开了路明非,举起了手中的村雨,砍向了迎面而来的死待。
  
  “我去,废柴师弟,你的flag立的真是…太厉害了。”芬格尔看着慢慢走来的死待们,擦了擦从额头上留下来的冷汗,对路明非竖死了大拇指。“谢谢啊,师兄。”路明非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转头对芬格尔说:“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