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世末歌者

  番外 世末歌者
  
  【私设如山系列233真的有世末歌者这首歌的噜。末世梗?】
  
  走起!【没有空格的是歌词噜】
  
蝉时雨化成淡墨渲染暮色
  
  前天,也就是师兄消失的第三天,美国爆发了一场病毒,许多人都变成了丧尸,然后碰到雨水死去。我和芬狗还有师姐为了寻找师兄,离开了学院。好像是在为了这些变成丧尸的人默哀,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本应响个不停的蝉鸣也随着这些下个不停的雨消失了
  
渗透着勾勒出足迹与车辙
  
  这些下个不停的雨模糊了我的视线,渐渐看不清眼前他们的样子,只知道不远处那些逃亡的人们还在因为堵车而不停的摁着喇叭
  
欢笑声与漂浮的水汽饱和
  
  几天前明明这个城市还充满着欢笑声,可现在全都随着大雨消失了
  
隔着窗同城市一并模糊了
  
  为了暂时躲避丧尸,我正和芬狗还有师姐正一起待在一栋房子里,他撬开了门,窗外越来越大的雨,令窗外的景物和我的视线一起模糊了
  
拨弄着旧吉他哼着四拍子的歌
  
  芬狗为了活跃气氛,正抱着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旧吉他,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感觉好像是四拍子的歌。不得不说,还不错
  
回音中一个人仿佛颇悠然自得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却能一个人在回音中唱的这么悠然自得,完全忽略了外面丧尸的吼叫和人们的惨叫,和鲜血混在了一起
  
等凉雨的温度将不安燥热中和
  
  雨渐渐的停了,感觉心跳正在加速,我知道,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寻觅着风的波折
  
  外面的风很强,把我的风衣吹的呼呼作响
  
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
  
  我们几个分开了,我一个人走在地下通道里,腐烂的尸体,满地已经变色的血液,一切都令人作呕
  
和着雨音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
  
  我听着雨声唱起了一首早就忘了名字的歌,只记得我高中时学过。歌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地下通道里,随着我的脚步声
  
人潮仍是漫无目的地向目的地散去
  
  我还幻想着里仍然是人潮人海,人们一个个的离开
  
忙碌着无为着继续
  
  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走出了通道,去不同的地方做自己要做的事去
  
等待着谁能够将我的心房轻轻叩击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感觉胸口发闷,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即使是你也仅仅驻足了片刻便离去
  
  隐隐约约中,好像看到了师兄,他朝我走了过来,我伸出双臂,想要抱住他,却扑了个空。
  
想着或许下个路口会有谁与我相遇
  
  也许是太过孤独,也许是跟很重要的人分别了,总是希望能碰到一个人,和我一起走下去,直到走出这个地铁站
  
哪怕只一瞬的奇迹
  
  哪怕那个人一出去就会消失
  
夏夜空出现在遥远的记忆
  
  我出去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没有了灯光,没有了以往的喧嚣,天空中的星星显得格外明显
  
绽放的璀璨花火拥着繁星
  
  有人放起了烟花,一瞬间,照亮了我的世界。第一次觉得,烟花这么漂亮
  
消失前做出最温柔的给予
  
  烟花消失了,可这种感觉,留在了我的心里
  
一如那些模糊身影的别离
  
  一路上看到了许多丧尸,有看着他们碰到地上的雨水死去。总感觉,有些什么模糊的东西在向我挥手告别
  
困惑地拘束着如城市池中之鱼
  
  不知道到底是谁,心一直在砰砰直跳。放不下,放不下,我到底放不下什么?困惑,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在有一天从笼子里出来的时候,却不只要作什么了
  
或哽咽或低泣都融进了泡沫里
  
  孤独感越来越强,在人不住时,偶尔也会一个人走进街角处,小声的一个人哭泣一会。多么希望,能有个人来陪陪我,来安慰安慰我。这种感觉,明明以前从来不会有的
  
拖曳疲惫身躯沉入冰冷的池底
  
  一但动不了了,就让自己静静的睡去吧
  
注视着色彩褪去
  
  看着眼前的世界逐渐变黑,变暗,我沉沉的睡去了
  
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
  
  梦里,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地铁站,在那里一个人唱着那首不知名的歌
  
和着雨音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
  
  和着雨音,看着梦中的人们一个个的散去
  
人潮仍是漫无目的地向目的地散去
  
  我随着漫无目的人潮的走着,目光空洞,走向了出口处的那一丝光明
  
忙碌着无为着继续
  
  醒来后,我继续走着,没有交通工具,我只能走去飞机场。忙碌着,忙碌着,好像已经快要无能为力
  
等待着谁能够将我的心房轻轻叩击
  
  等待,等待谁能再使我感到温暖
  
即使是你也仅仅驻足了片刻便离去
  
  即使那个人会像烟花一样在转瞬间消失
  
想着或许下个路口会有谁与我相遇
  
  还是期待着是否有人能与我相遇
  
哪怕只一瞬的奇迹
  
  哪怕是擦肩而过
  
极夜与永昼
  
  太阳东升西落
  
别离与欢聚
  
  人们一个个死去
  
脉搏与呼吸
  
  人心的跳动
  
找寻着意义
  
  活着的人,寻找继续生存下去的意义
  
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
  
  我又回到了那个地下通道里,随着大雨
  
和着雨音唱着卖不出去的歌曲
  
  和着雨音唱起了芬狗的那首歌,想要和他发一张专辑,却永远不可能卖出去
  
浮游之人也挣扎不已执着存在下去
  
  有些人已经不想要继续存活在这样的世界上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死去
  
追逐着梦想着继续
  
  我追逐着自己的梦想继续前进
  
请别让我独自匍匐于滂沱世末之雨
  
  请不要让我再次感到孤独,一个人走进地下通道里
  
和着雨音唱着见证终结的歌曲
  
  听着雨声看到了一群群的丧尸。丧尸们吼叫着发出地狱般的声音,一点点朝人们靠近
  
人们终于结束了寻觅呆滞伫立原地
  
  人们终于放弃了自己
  
哭泣着乞求着奇迹
  
  开始向上天寻求奇迹。上天给了他们奇迹,下了一场大雨
  
用这双手拨出残缺染了锈迹的弦音
  
  从乐器店里随手拿起一把吉他,学着芬狗的样子,拨弄起了已经因为受潮生锈的琴弦,听着它的声音
  
都隐没于淋漓的雨幕无声无息
  
  一点点被越来越大的雨所淹没
  
曲终之时你是否便会回应我的心音
  
  也许曲子弹完的时候,你就会来到我的身边吧。我这样想着
  
将颤抖的双手牵起
  
  曲子弹完了,我好像看见了你。颤抖着牵起了你的手,唯恐你突然消失
  
迎来每个人的结局

  我笑着,迎来了每个人的结局
  
  
  “师兄,我们回家吧。”
  
  
  “嗯。”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