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圣诞番外【是的你没看错

  圣诞节的蛋糕
  
【题目来自明明低血糖却不能吃蛋糕的我的怨念
  
【放心既然是圣诞节贺文就不会放玻璃渣啦
  
【要不是群里都在写贺文我才不干呢
  
  路明非是在挂满了圣诞树上的小挂饰的房间里醒来的,吓得他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
  
  一直走到大厅,看见了大厅中央的圣诞树时,路明非才醒悟过来。
  
  今天是圣诞节啊啊啊!
  
  然后他看见了芬格尔和零,零正兴奋的拖着芬格尔跑来跑去准备圣诞节的活动。
  
  话说为什么外国人庆祝外国节日比中国人还勤?俄罗斯人不是只庆祝自己的生日?还有为什么我们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活动?路明非站在楼梯上默默地吐槽到。
  
  “啊,主席,您醒了啊。这次的活动没经过您的同意真是抱歉,因为看见您正在休息就自作主张的同意了。”伊莎贝尔看见了站在楼梯上的路明非,走过来帮他理了理衣领,然后低着头站在一旁对他说到。
  
  “嗯,没关系啦伊莎贝尔。那么这次的活动是什么?”路明非冲伊莎贝尔笑笑问到。
  
  “恩…是执事…咖啡厅。”伊莎贝尔低着头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句话,接着好像豁出去了似的又说:“由学生会和狮心会的两大会长,也就是您和楚会长当店员,咖啡由专业人士来制作。店铺昨天已经建好了,就等着你们去了。”
  
  路明非在还没反应过来是就已经被伊莎贝尔送到咖啡店里了。
  
  然后他看见了楚子航,一个穿着黑色执事服的楚子航。
  
  “路明非,过来。”楚子航也看见了路明非,朝他走了过来,然后把他拉进了咖啡店。
  
  “呃,师兄,你可以和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情况吗?”路明非东张西望了一会,然后对楚子航说。
  
  楚子航点了点头,尽力把语言化到最简:“我们需要去招待客人,在下午一点到三点时。就我们两个人。”然后递给路明非一件衣服,是女装。
  
  “哦,我知道了。就是正经的店员呗。等等师兄你为什么要给我一件女仆装???说好的执事咖啡厅?!”路明非看着这件特别正经的·蕾丝花边的·蓬蓬的·还有白丝的·女仆装,要多懵逼有多懵逼,特别还是楚子航给他的。
  
  “穿上。”楚子航把衣服扔给他后就走了,他还要帮路明非安排一下其他事。
  
  “嘤嘤嘤我到底招惹谁了,女装就算了,还是女仆装。”路明非一个人拿着衣服走进了更衣室,要是楚子航还在的话,一定能看见他背后实体化的怨念。
  
  过了一会,路明非就穿着一件特别正经的·蕾丝花边的·蓬蓬的·还有白丝的·女仆装一脸生无可恋的从更衣室里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件衣服路明非穿起来很配。特别是他不仅眼睛大,面部线条柔和,手腕细,腿长,还很白。那种白的要死却又不病态的白。
  
  路过的芬格尔一边“啧啧啧”的咋着舌一边随手拍了张照达到了论坛里。
  
  结果当天下午全校的人都来了,一半是沉迷楚子航的男色,一半是沉迷于
路明非的女色。
  
  啊呸,是女装。你想想您的学校的学生会长穿着女仆装在咖啡店当服务员,你会怎么想?尤其你还是你们会长的粉丝。所以这就是来光顾的客人全都带着照相机的原因,带的照相机还一个比一个好。
  
  “所以为什么我们要晚了这么长时间才下班啊,还没有工资。”路明非伸了个懒腰,走向喷泉旁的长椅,坐在楚子航身边抱怨道。
  
  楚子航安慰似的摸了摸路明非的头:“辛苦了,明非。”
  
  “唔,还是师兄你最好了,一群人拿着一堆照相机,啧啧啧一个比一个好你确定他们不是来炫富的?”路明非不爽的甩了甩手:“我觉得自己的腰都要废了。一动骨头就咔吧咔吧啊响。”路明非边说边往长椅里里又瘫了瘫。
  
  “话说回来师兄你想吃什么啊?那里的那些甜品里。”路明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好奇的问楚子航
  
  “我不喜欢吃甜的。你喜欢吃什么?”楚子航摇了摇头,帮路明非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反问道
  
  “当然是当时那个小蛋糕啦!那个女生点那个的时候我都快馋死了!”一想起那个蛋糕,路明非就直流口水。要不是碍于自己身为学生会长的尊严和身穿女装的节操,他要就去要了。
  
  “哎,不知道那个小蛋糕还有没有剩下的了。不过店都关门了,蛋糕什么的应该也没有了吧。”路明非远远的望了望已经关门了的店铺,委屈的低下了头。
  
  “你看。”楚子航捧起路明非的脸,对他轻声说道,声音很轻,好像再大一点就会伤害到路明非。
  
  路明非抬起了头,看见他眼前有一个盒子,装蛋糕的。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兄我爱你啊啊啊!”路明非当时就朝着楚子航扑了上去。“嗯,我也爱你。”楚子航抱住了路明非。然后,亲了上去。
  
  他们都没看见远处的照相机镜头在闪个不停。
  
  咔嚓,咔嚓,咔嚓,八卦的声音,搞事情的声音。
  
  按理说师兄他应该听得到的啊,难道是当时太乱了?路明非红着脸坐在桌子前里看着卡塞尔的今日热门不解的歪了歪头,嘴里咬着一小块蛋糕,嘴角还沾着白色的奶油。
  
  嗯,这个蛋糕,太甜了,甜的腻人。
  
  路明非心想。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