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村雨与黑皇】◆34

  【村雨与黑皇】◆34 冰上的尤里?很好很好
  
  “那也就这么定了啊。”在飞机即将起飞前,芬格尔努力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就睡过去了。只留下众人目瞪口呆。
  
  我去这家伙究竟有多困?!
  
  在上海玩了几天,就快到了cp19开始的时候,众人坐在宾馆里聊天。
  
  “路明非真的会来吗?”诺诺不放心的问。“放心放心我,特地去黑了路明非的电脑,他确实买了这里的票。顺便还看到了他要出的cos。”芬格尔意味深长的摸了摸下巴。
  
  “唉唉唉?出的是什么?”零叶突然从小魔鬼身后探出了头来,把芬格尔吓了一跳。
  
  “最近刚刚完结的那个打着花滑名号的基(美食)番,冰上的尤里!而且他出的还是Yuri on ice 的勇利!”芬格尔拍了拍胸口,呼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卧槽卧槽搞事情!搞事情啊喂!”在可乐从零叶手里“吧唧”一声掉下后,柏木不由得了叫出了声。
  
  “照这样的话楚子航会出维秃?”由森递给零叶一张纸,满脸嫌弃的问。
 
  “不,这次他只是去做任务的。”芬格尔叹了一口气。
  
  “任务是谁?为什么楚子航做它不做路明非?”诺诺表情微妙。
  
  “啧啧啧啧啧,讲真我还是比较希望楚爸爸去出一个维秃的。正好两个人凑一对。”芬格尔45度角望天。
  
  “不,刚刚我看见楚子航也买了票,诺玛告诉我的。不过他好像没有出cos的打算。”路鸣泽面无表情,但内心充满波动。
  
  妈鸡这是要去抢亲?楚子航你在看见路明非的衣服的时候转头猛的敲下了确认购买我真的都在手机上看见了哦?
  
  “哦……我想现在他要去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了。这名字真难念。”由森走过去拿起路鸣泽的手机,看着那套衣服一言难尽。
  
  “由森你咋了?楚子航为了路明非出cos我们不是应该激动吗?你怎么跟吃了屎一样?”陈墨瞳围着由森绕了一圈,好奇的看着她。
  
  “不,还记得当时第7集的冰上kiss吗?楚子航买的是维克托的教练服。”由森捂脸。
  
  “没想到啊……他居然是这样的楚子航……话说你们真的不觉得楚爸爸出维秃有点勉强?他的表情……可没有那么多啊。”芬格尔脑补了一下,然后觉得画面太美使出了尔康手。
  
  。。。。。。。。。。。。。
  
  众人集体沉默,车上很多乘客好像失去了梦想
  
  “啊我好像失去了梦想。”诺诺开始了撞墙
  
  “啊我好像也是。”路鸣泽趴在了桌子上
  
  “+1。”柏木和路鸣泽一起趴在了桌子上
  
  “+2。”陈墨瞳一下躺在了床上
  
  “+10086。”由森有气无力的倒在了墙角
  
  “+身份证号。”零叶直接倒地
  
  “听天由命吧。”芬格尔把双手放在胸前,“扑通”一声倒地
  
  “得得得都给我起来吧,天快亮了。我们要走了!”芬格尔翻了个白眼,迅速的掀开了睡得横七竖八的众人
  
  “幸亏老子的徒手掀桌术这么多年来没白练。”芬格尔默默流泪
  
  
  
  
  
  
  
  
  
  
  今天的我也很懒呢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