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早晨【鬼知道我又在干什么】

 “唔…”迷糊醒来想翻个身,却发现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有。回想起昨晚的事,脸上忽地泛起潮红。

 “勇利你醒了?不在多睡一会儿了吗?”旁边人忽然出声,声音低沉而温柔,带着几分初醒的慵懒。

 刚想开口嗔怪,视线却突然一片黑暗,被双臂紧紧环抱在怀里。鼻尖一下充满着熟悉的气息,

 是维克托的气息。

 用脸蹭蹭他身上质地细腻的毛衣紧贴着他宽厚的胸膛,能清晰地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咚咚…咚…”

 “早安,维克托。”靠在对方的胸膛里,微微一笑。窗外的阳光微微撒在脸上。不管哪里斗士暖洋洋的。

   “早安啊勇利。”面前人的声音随着头发被触碰的感觉突然变得欢快了起来。想都不用想,维克托一定十分开心,在笑眯眯的蹭着自己的头发了。但自己真的很难受啊。
  
   “维,维克托。”刚想让他松开自己,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违抗这个男人的命令。他是自己的偶像,自己的教练。也是自己的恋人。
  
 哦,除了在滑冰时。
  
 “勇利~今天早上吃什么呀?”好像是故意撒娇似的,银发男人的尾音有一些明显的上扬,把勇利抱的更紧了几分。好像怕被谁抢走似的。
  
 “唔,维克托,要窒息啦!”听着勇利艰难的说出这段话,维克托猛地放开了勇利,让他脱离自己的怀抱。“啊,抱歉勇利!”看见自己恋人的难受,维克托当场就给勇利来了个“士下坐”。
  
   不过……因为抱的太紧的缘故,勇利的面色有些潮红,呼吸也明显的变得急促。红棕色的眼睛里带着些水雾……维克托不禁咽了口唾沫。“我家的小猪太诱人了怎么办?!急!”
  
  “唔,维克托别闹了…”勇利微微别过头
脸上的红晕愈发变深,眸子盈动着水光无限风情,水润唇瓣微张着更显得格外诱人。
  
 维克托狠狠地在勇利的侧脸上亲了一口才罢休,猪排饭也不能那么着急就去享用啊,
  
 “勇利我们去做早饭吧~♡”勇利的耳朵根迅速地烫了起来。

 “维…维维克托!!!”

 勇利系着可爱的小猪围裙,低下头认真而娴熟地正切着菜,时不时抬起手撩开滑到脸颊旁的碎发,嘴角含笑。
维克托托着下巴望着这色气满满的一幕,嘴微抿着却遮掩不住他满心的甜蜜。

 “勇利只是我一个人的哦~”正在做饭的勇利听到维克托的占有宣言,微微红了红脸:“是,是。不过维克托也只是我一个人的哦。”
  
 “当然啦勇利♡”维克托笑的更开心了。
  
   马卡钦:哦眼睛痛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