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楚路/酒后乱性梗】就算不开车你觉得我们还能有蠢萌蠢萌的形象?是的这就是一辆车

①群里组队开车233
②酒后乱性梗√
③尴尬情况有/芬格尔乱入
④参与人员: @清酒谷子【白九束】  @罂子_向挖坑势力屈服 【罂子】 @烨宸_我自己凭本事挖的坑死都不填 【烨宸】@阿柏_有了cp还是不想更新【阿柏】
⑤无lof人员:七七,再见

⑥正文,祝食用愉快♡

路明非被楚子航摁倒在床上的时候,脑子里居然浮现出芬格尔那张贱兮兮的败狗脸,芬格尔拿着晚餐酒半开玩笑似的跟他说“hey师弟你知道啥叫假酒害人吗?”
操假酒真的害人。路明非这样想。

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不能自已,刚回过神就是楚子航放大的脸,“师兄我知道你很帅但是再帅的人靠近了也就不帅了。”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紧张的感受着越来越近的呼吸

最终楚子航只是停在了离他很近的地方,呼吸相近,路明非等了很久楚子航也没有下一步,他把眼睛睁开小小的一片缝,眼皮上贴上两瓣温热,路明非听到楚子航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带着有些自小性感的喑哑。
“可以吗,路明非?”

“抱歉,师兄。我想我不行。”

THE END







































































没有骗你的,继续吧√从头开始哦

【烨宸】路明非被楚子航摁倒在床上的时候,脑子里居然浮现出芬格尔那张贱兮兮的败狗脸,芬格尔拿着晚餐酒半开玩笑似的跟他说“hey师弟你知道啥叫假酒害人吗?”

操假酒真的害死人。路明非这样想。

【青佛】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不能自已,刚回过神就是楚子航放大的脸,“师兄我知道你很帅但是再帅的人靠近了也就不帅了。”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紧张的感受着越来越近的呼吸

【白九束】最终楚子航只是停在了离他很近的地方,呼吸相近,路明非等了很久楚子航也没有下一步,他把眼睛睁开小小的一片缝,眼皮上贴上两瓣温热,路明非听到楚子航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带着有些自小性感的喑哑。
“可以吗,路明非?”

【再见】师兄你都这样了难道我还装电视剧里纯情女主角说,啊,别,不要吗?喔,但我还是应该矜持下吧……哎呦,师兄还不是看你么……

路明非的脑子里现在是乱乱的,像无数根线缠在一起,难以拆开。

【阿柏】自己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

要的话虽然他不抵触师兄,但他们两个都是男的啊。

不要的话……又感觉自己在酒精的影响下好像忍不住……

算了,为了自己的节操!

【白九束】“那,那就容我推脱一下吧。”虽然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很破坏气氛,但路明非还是说出来了。

【再见】“不可以,我不允许。你觉得你推脱有用吗?”楚子航嘴角扬起了一丝坏笑……

【青佛】路明非心里真个是欲哭无泪心说您不允许那说个屁啊!但是这种话他不敢说出来,毕竟自己已经感受到了楚子航灼热的掌心移到了自己的皮带上,还有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自己因为酒精而燥热的胸部。

假酒真个害死人,路明非心想。

【阿柏】“不不不,师兄我果然还是不行!”路明非拼命挣扎着,想要脱离楚子航的控制。谁知因为过度反抗,对方的力度,却更加重了几分。

“明非,放松……”楚子航贴在路明非耳边轻轻说道。成熟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又引得路明非的脸又红了几分。

妈了个鸡老子以后要戒酒!据说那是那天之后路明非唯一的想法。

好了,让我们回到现在。

因为喝醉了无法控制自己的力度,楚子航把路明非的手腕握的生疼。

唔……师兄你用力太大了。”路明非也停止了挣扎,深紫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楚子航,眼里泛起了水雾。

楚子航只感觉自己脑海里最后一个根弦,啪的一声断了。

【罂子】真他妈假酒害人啊。路明非想。

我再也不喝酒了。还有这酒里有春药吗?

诺诺打了个喷嚏。

路明非记得他以前看爱情动作片,都会有酒后乱性……妈的自己怎么都想到这里了!

楚子航不满路明非双眼放空思索人生的态度,拍了下路明非的屁股。

“师兄!”路明非崩溃了,今晚发生的事本来就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楚子航你在我心里人设崩了。

楚子航淡淡的笑着,说:“手感还不错。”

路明非耳朵都涨红了。

他没有看过男男动作片,不过男女还是看过的。

哪个动作不费腰?特别是被压在下面的。

“师兄你可不可以拉灯……”路明非弱弱地说,“不是说黑暗中人都会有安全感吗?”

“不可以。”

【白九束】路明非心说师兄你不拉灯也是一个效果,你的黄金瞳即使拉了灯也闪亮放光明。

楚子航像是听到了路明非的内心吐槽,伸出一只原本按着路明非腰的手关了灯。

光亮骤然消失让路明非的眼前暂时一黑,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然后就感觉到楚子航温热的唇从他的眼皮渐渐下移,吻过睫毛,吻过脸颊,最后停在路明非的唇上。

然后感觉到身下路明非的身体轻微抖了抖,看到路明非的脸上慢慢变得通红,不厚道的轻笑出声。

“喂,师兄你做就做,笑什么呀!”

小衰仔睁开眼,恼羞成怒。
殊不知楚子航等的就是这句话。
温热的吻一路向下吻到锁骨处,楚子航伸手脱了路明非因为磨蹭已经挂在肩膀上的衬衫,露出更多的肌肤供楚子航舔吻。

路明非不安的扭了扭身体,这种感觉很奇怪,被楚子航唇拂过的身体变得有些敏感,一种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而产生的恐慌让他迫切的想停下来。

【罂子】突然有个二到极致的声音插了进来。

“师弟!我回来了一天没见有没有想我啊哈哈哈”

【七七】楚子航迅速停下正在进行的动作,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下衣衫半裸的人儿身上

【罂子】然后芬格尔极其惊悚的看到了这一幕。

楚子航压在路明非的身上,身上衣服十分完整而路明非已经光了。他师弟脸色潮红,手放在楚子航肩上欲拒还休。

“操,你们,你们……”芬格尔颤抖这手指指着眼前深色尴尬的两人,不对,路明非才是尴尬,楚子航则是一脸“滚出去”外加散发杀气的样子。

【暂完】

评论(4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