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罪恶之城】番外 第二部分

        ①背景是在罪恶之城大爆炸后的1年后
  
  ②主要是路明非为什么会自杀的原因和他与绘梨衣的故事   
  
  ③我对于自己的文笔心里充满ABCD数!  欧欧西充满了我的脑子!



























         楚子航翻开了路明非的日记。
  
  “这是我第一次到达R国。而且我在这里的商城里遇见了一个叫绘梨衣的R国女孩。”
  
  “应该这么说,我第一次遇见她是在商城附近的娃娃机前面。她看着面前的娃娃机,我觉得她的眼睛都要放出光来。”
  
  “我问她怎么了,她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面前娃娃机里的一只小小的轻松熊。”
  
  “她也许不会说话吧。”
  
  “不管怎样,我最终帮她把那个轻松熊抓了出来。才用了六枚游戏币!反正我觉得我挺厉害的。而且她看着我的眼神也像极了再看自己的英雄。”
  
  “你知道的,男人,总是会有点微妙的自尊!”
  
  楚子航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放在桌上,看着已经暗下的天色,还是决定继续自己的阅读。
  
  
  
  
  
  “嗯…你说,你的名字是绘梨衣?”路明非顶着鸡窝似的头发,对面前怀里抱着一只轻松熊,手里还拿着一块白板,好像是个哑巴的红发女孩。
  
  路明非到是不觉得对方是个骗子。
  
  一是自己一个屌丝青年没什么好骗的,二是这个女孩的眼里太过于纯洁了。
  
  路明非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
  
  毕竟这样的人在目前的这个地方已经极其少见了。
  
  就像是末世里面的真正善良的人。
  
  现在的R国可是正处于极其关键,而又混乱至极的时期。
  
  这里的各大家族时隔多年的又一次展开了对R国的割据。
  
  谋杀,下毒还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在这一阵子全部都不要钱一样的用了出来。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因为利益关系需要杀死的合作人还是敌人。又或者是自己的继承人。全都死的死,伤的伤。
  
  整个R国的表面虽然还是干干净净。可是在每个昏暗的巷子里,不少不了死人的踪迹。
  
  “你不会说话吗?”路明非俯下身来,尽可能地放轻了自己的语气。
  
  他看见女孩在自己的白板上写了几个日文单词。
  
  “我可以说话。但是我不想说话。”
  
  路明非刚想扶额,又看见对方又刷刷地写了几个字
  
  “谢谢你的玩偶。我想要这个很久了。”
  
  “但是哥哥最近一直不让我出门,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卧槽。
  
  这位天真可爱的妹子居然是那个不知名的黑道大佬的妹妹??
  
  路明非觉得自己可能要凉
  
  尤其是在对方看着自己的亮晶晶眼神下。
  
  “你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路明非正沉迷于yy的大脑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竟然忘记了最基本的社交礼仪,在对方告知了自己姓名的情况下,没有向对方介绍自己 
  
  “啊…抱歉!我是李嘉图·M·路。你可以叫我……Sakura”路明非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绘梨衣自己真正的名字。毕竟他们不同,自己还是要多挖点洞,不然以后被别人抓到把柄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Sakura…能带我去别的地方玩吗?”绘梨衣举着她的板子,笑的带起了嘴角的两个可爱酒窝
  
  “可是啊…现在R国这么乱,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路明非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怕到时候这位大小姐被自己的哥哥发现后,那位即使没见过面就知道肯定是个妹控的哥哥给一枪爆了头。
  
  “不。我能感觉得到。”女孩用力的摇了摇头,眼里满是肯定。
  
  “Sakura和我,是一类人。”
  
  “?”
  
  “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消灭。”
  
  红发的女孩向路明非伸出了手,她的另一只手里拿着尚未擦去字迹的白板,臂弯里还趴着一只轻松熊。
  
  但是路明非就是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女孩的手:“好啊,那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他的语气轻快,像极了得到了糖的孩子。牵着女孩蹦蹦跳跳地走向了远方
  
  路明非并不知道。这个时候,才是他和绘梨衣命运交响曲真正开始奏鸣的开始。
  
  他们的相遇可以也许说是梦幻又美好,又也许可以说是两个可悲的人在一起的在夹缝里的可悲生存
  
  绘梨衣希望路明非能够成为自己的救赎
  
  可是路明非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对楚子航的幕后工作
  
  所以,这注定是一曲悲歌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