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歌。

自暴自弃。

说干就干谁怕谁 零叶x柏幽

  ①柏木的不更文瞎几把搞事
  ②人物是小弟零叶x老大柏幽
  ③说干就干,柏幽第一视角
     ④悄咪咪说一句,就是自家哥哥和哥哥的小弟君。
  ⑤其实可以叫叶幽?
  ⑥因为群里的人说这对很配,所以我就来逆他们cp了西西
  
  ◆不喜勿内
  
  ◆开始!
  
  1.
  我的妹妹是一个腐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开始不正常了。
  
  我很担心。
  
  毕竟这是我重要的亲人。
  
  父母在外地工作,把我托付给了妹妹的家人们,他们待我很好。
  
  所以,我很喜欢他们。
  
  我会和妹妹一起看动漫,所以,我们一起被高一的表姐带坏了。
  
  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姐姐常说这句话。
  
  2.
  我不太喜欢和别人接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公立学校不是什么好地方。
  
  班里的不少女生一个个都有耳洞。
  
  她们可是小学就有耳洞了。
  
  每天吵吵闹闹的,很烦人。
  
  我自暴自弃的抓了抓头发,趴在了桌子上。
  
  夏天,穿着短袖。
  
  皮肤在接触到冰凉的桌面时感觉很,奇妙。
  
  像是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均匀地洒在了你的身上。
  
  不多不少,轻轻的抚摸着你,身上带着属于她的味道。
  
  温暖,而又容易令人沉醉。
  
  虽然这个比喻有一点不恰当,或是完全相反。
  
  但你知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3.
  初中了,小学的时光很快过去,却没有多少留念。
  
  要说记忆最深的,也就是当时小升初的军训吧。
  
  床板上的不知道是谁用血写的字,让我们在晚上关好房门,注意半夜里保洁工人溜进宿舍偷东西……
  
  还有在烈日下教官让我们“沐浴阳光,健康成长。”
  
  其实就是让我们直视太阳罢了。
  
  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
  
  叹了一口气,走进班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班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讨厌。
  
  我用手托着腮,望向了窗外。
  
  身边还是吵吵闹闹。
  
  4.
  妹妹跟我说,我应该去主动与人交流,不能总是一个人带着了。
  
  就当是为了妹妹,也是为了自己,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为了避免椅子发出“吱嘎吱嘎”的烦人声音,我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了,但它还是响了起来。
  
  最终,我还是又坐下了。
  
  椅子又一次发出了那种烦人的声音。
  
  “吱嘎,吱嘎…”
  
  我的心里好像也有齿轮在转动。那齿轮古老,破旧而又笨重。
  
  仿佛随时就会像玫瑰一样凋零。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那一句话,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5.
  老师迟迟没有来。
  
  不知不就,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有人敲了敲我的桌子。
  
  勉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同学你刘海过眉了。”
  
  不知为何,这句话脱口而出。
  
  “我……”对方可能也是被我这一句吓了一跳,打量了我一番,才继续说道:“我们家楼下理发店没开门,我没法去剪。”
  
  声音,挺好听。
  
  我作为一个音控在心里给他了一个高分。
  
  虽然我一直都没怎么正经看他。
  
  然后他就在我旁边坐下了。
  
  当我听见以前和我一个小学的女生说:“柏幽这画风不对吧?”的时候,我才意识到,
  
  怎么他一来,我整个人都神经病起来了呢?
  
  傍晚夜空中出现了一颗星星。

  6.
  老师终于进来了。
  
  我不得不抬起头,睁开眼睛看着老师。
  
  顺便打量了一番这个新的班级。
  
  当我看向当时那个人的时候,他也看向了我。
  
  哦,长得也不错。
  
  我对他的评分又上涨了几分。
  
  “好的,那么下发同学们的入学考试成绩。”老师整理了整理卷子,在确定他们都在“咔咔”声中对齐了以后,念开了成绩。
  
  每个人都要上去拿自己的卷子。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老师排了名。
  
  我感觉我的心跳停止了。
  
  
  
 
  
  
  
  
  
  
  

评论(4)

热度(13)